染料业推涨后市 下游印染企又提价

发布时间: 2014-04-07 10:39 作者: 浏览次数: 533次 字号:

近期以来供需紧张的染料市场格局并未得到缓解。由于染料上游中间体供应持续紧张,以及下游染厂生产繁忙,业内对染料后市弥漫着浓重的看涨情绪。

多位业内人士确认,由于经营形势全面向好,绍兴、萧山等多地染料下游印染客户普遍选择上调印染加工费。这显示,染料中间体H酸市场供应紧张带来的染料涨价并未对染厂产生”负面影响”,染料价格上行空间仍存。

**各品种染料轮番涨价,活性今年已涨约1万元/吨,或29%**

分散染料在沉寂一段时间后,近日又有异动。上周日(3月30日),浙江龙盛(600352.SH)分散染料普涨3,000元/吨,或8%。

这是今年以来分散染料的第二次普涨。上一次是在2月15日,当时分散染料价格普遍上调了约1,000元/吨,或3%。

2月25日,浙江龙盛曾上调部分分散染料价格(红、橙系列),上调幅度为1,000~2,000元/吨,或3%~6%。

目前分散染料价格在4万元/吨左右,与2013年初的1.65万元/吨相比,上涨了142%。

与分散染料相比,今年的活性染料行情相对更猛。活性染料最近一次涨价是在3月26日,当时的上调幅度在3,000~5,000元/吨之间,或10%,该次涨价距离前一次涨价(3月18日曾普涨3,000元/吨)不过一周。

目前活性染料价格约4.5万元/吨,与今年年初的价格(3.5万元/吨)相比,已上涨约1万元/吨,或28.57%;与2013年初的2万元/吨相比,则上涨了125%。

染料价格的上涨仍在于环保压力导致上游中间体企业开工不正常,H酸等原料货源短缺,价格上涨。H酸为生产活性染料的主要原材料,占比30%~50%,生产分散染料亦会用到H酸,但用量不大。

浙江龙盛现有12万吨分散染料产能、7万吨活性染料产能;闰土股份(002440.SZ)有11万吨分散染料产能和3.5万吨活性染料产能;此外,传化股份(002010.SZ)亦有3.5万吨活性染料产能。

**上游H酸市场供应维持紧张,业内预计4月份供应缺口可达1~2000吨**

国内活性染料关键中间体H酸生产企业主要有江苏吉华(2万吨/年产能,外销为主)、湖北楚源(3万吨/年产能,外销为主)以及闰土股份子公司江苏明盛(2万吨/年产能,自用:外销=1:2)。

目前市场有传言称,湖北楚源因环保问题已停产整顿,而江苏明盛也因硫酸装置大修将停产2个月,但大智慧通讯社(微信号DZH_news)从业内了解到的情况显示,上述三家H酸工厂皆没有完全停产,只是处于开开停停的生产状态。

但不管停产与否,能肯定的是,目前H酸市场供应的确非常紧张,并且,存在继续上行的可能性。

一位来自无锡的H酸贸易商告诉本社,现在H酸市场供应很紧张,市场报价如湖北楚源已高达14万元/吨,市场成交价则在12万元/吨左右,“H酸价格的确上涨地很快,10多天前,报价12万元/吨还没有人会要,但现在就不一样了。”

数据显示,H酸12万元/吨的价格与半个月前相比,上涨了20%左右。

上述贸易商同时表示,由于供应紧张,现在他去生产厂家提货都需要拿现金,而以前则没有这样的要求,并且,能拿的量少了,价格也高了。

“按眼下的H酸工厂开工情况,估计四月份市场供应仍有缺口,缺口量可达1,000~2,000吨。”他说,“除了H酸外,近期K酸、伽马酸价格上涨得也比较多。”

当谈及未来H酸价格可能的走向时,该贸易商则认为,目前的价格已相当高,未来涨价或有难度。

江苏吉华母公司-浙江吉华集团相关人士表示,目前江苏吉华生产是“开开停停”,并未完全正常。3月18日,他曾告诉本社,由于要接受环保检查,江苏吉华已完全停产4、5天。

“现在H酸供应相当紧张,因此我们没有报价,也不接新单,精力主要放在旧单的履行上,旧单价格一般在9、10万元/吨左右。”他说,“H酸价格估计还得涨,可能会涨到15、16万元/吨。”

一位私募投资经理表示,在环保持续趋严的情况下,染料价格仍有涨价预期,并且利好布局染料全产业链的龙头企业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。

据其称,浙江龙盛位于内蒙古的H酸生产工厂未受到环保影响,目前产量约420吨/月,公司H酸库存充足,能够满足800吨/月的需求。而闰土股份H酸库存亦充足,不会受市场供给紧张影响。

**旺季到来生产繁忙,下游印染厂借机上调加工费转移成本**

据悉,由于3~6月是印染行业的传统旺季,因此目前各地印染厂经营情况均不错,普遍都很忙,更“不愁单子”。

于是,借着这样的市场行情,他们也顺势提高了印染加工费,缓解由于染料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。

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显示,绍兴和萧山两地印染协会在3月底进行了二次染费的调价,幅度在15~20%左右。而国内产能最大的盛虹印染(位于江苏吴江地区)也于4月1日起上调了染费。

绍兴一家大型印染企业的内部人士对本社表示,目前印染厂业务普遍繁忙,对染料涨价亦有心理准备,“因此染料在这个时候涨价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问题”。

“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现在印染厂忙也是正常的,这差不多就是一年中行情最好的时候。到了7、8、9月,行情就会淡下来,印染厂在那三个月基本也是不赚钱的。之后到11月则可以称为‘次旺季’时期,那个时候的行情才是最关键的,如果印染厂在此期间接单情况好,那么整年的情况就是好的。”他说。

据其称,上游染料价格上涨只是近期染厂上调染费的原因之一,染费上涨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染厂自身环保成本的增加,“现在地方政府严格控制染厂排污”。

绍兴是浙江省印染产业集聚之地,该地区有印染企业209家,占全国印染产能的五分之三左右。

盛虹印染内部人士则告诉本社,虽然染厂染费上调了,但上调幅度仍低于染料价格的上涨幅度,并且,因上调产生的利润也完全被染料厂收入囊中。

“现在染料涨价真的很猛,与去年11月相比,部分用量较多的产品都涨了1~2倍了!”他说。

下游印染行业的景气也印证了来自染料企业的说辞,据悉,目前染料企业库存量少,部分品种的染料甚至发生断档现象。

“只要染厂在提价,染料就还有提价空间。”一位业内分析师如此表示。

“印染企业航民股份(600987.SH)2013年经营业绩大幅向好,表明印染企业成本转嫁能力极强,染料价格大涨对下游印染企业盈利不构成挤压,染料价格仍然存在继续提价空间。”上述私募投资经理表示。

3月25日晚,航民股份公布了2013年年报,公司业绩数据极其靓丽,其中13年四季度关键财务指标全部创历史新高,综合毛利率38.37%,净利润率27.17%,13年收入同比增长15%至29.3亿元,净利润4.1亿元,同比增长46%。

留言功能关闭.